广东信息网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海湾战争前外长钱其琛寻龙夺宝三毛钱看会见萨达姆时谈些什么?

网络整理 2017-05-10 国内新闻

(萨达姆 资料图)

  本文摘自:《党史博览》2013年第6期,作者:郑达庸,原题为:海湾战争前夕钱其琛出访中东四国纪实

  1990年8月2日,海湾地区风云突变,伊拉克悍然侵占科威特。萨达姆拒不执行联合国安理会要伊拉克撤军的决议,美、英等国调兵遣将,战争有一触即发之势。中国决定派钱其琛外长出访埃及、沙特阿拉伯(以下简称“沙特”)、约旦、伊拉克,争取和平解决危机。

  钱其琛从11月6日出发,13日返京,行程2万公里,穿梭于海湾和中东地区,会见了六国元首、外长和地区组织负责人,举行了15场重要会谈,会谈总计30多个小时。钱其琛熟练地运用外交智慧,有针对性地,简明而透彻地,说明中国对海湾危机的立场和政策,为和平解决海湾危机奔走,引起巨大国际反响,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扩大了中国的影响。

  我作为中国驻伊拉克大使,有幸随同钱其琛出访,亲历访问全程。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令我受益匪浅。

  在开罗同美国国务卿会谈

  1990年10月15日,约旦国王侯赛因向中国驻约旦大使提出,希望中国派高级特使访问伊拉克和海湾地区。此前,阿曼、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以下简称“巴解组织”)等,也提出类似建议。综观世界全局,着眼海湾和平,中央决定:派钱其琛以特使身份,访问埃及、沙特、约旦和伊拉克四国。

  出访前不久,传来美国国务卿贝克11月3日访问中东,希望安排在埃及会晤钱其琛外长的消息,中方同意了。

  出访前,钱其琛强调,出访性质比较特殊,主要是到海湾现场作些了解和调查。我们的方针是:广泛听取各方意见,不带解决方案,不充当调解人,劝说伊拉克从科威特撤军,争取海湾危机和平解决。

  专机抵达开罗是在11月6日。下午3时,代表团下榻子午线酒店。进了酒店,紧张的工作就开始了。

  美国重视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作用,很想就伊拉克、科威特争端问题摸摸我们的态度。由于贝克当天就要离开,会谈就安排在贝克专机起飞的开罗老机场。

  贝克寒暄几句就转入正题。他强调:美国要继续制裁伊拉克,继续向海湾增兵,全面施加政治、军事和经济压力。伊拉克必须撤出科威特。如果制裁无效,希望中国不要阻挠授权对伊拉克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包括军事行动。美国反对“部分解决方案”(指伊拉克撤军但换取跨越边界的整个鲁迈拉油田、布比延岛等出海口),认为这无异于对伊拉克侵略行为给予奖赏。美国也反对在伊拉克撤军后立即召开中东问题国际会议。

  钱其琛告诉贝克,此次出访中东,目的是同有关阿拉伯国家领导人探讨和平解决危机的可能性。中国没有方案,也没有被授权进行调解。我们在安理会框架内,对伊拉克领导人进行劝说。我会坦率地告诉他们,他们面临最后选择,要么从科威特无条件撤军,要么遭受严重灾难。目前爆发战争的危险越来越大,同时,国际上要求和平解决的呼声也在增长。中国对海湾局势感到不安和忧虑。

  钱其琛指出,只要存在一线希望,国际社会应力争和平解决争端。中国也认为,把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问题同中东诸多问题一起解决,是不现实的,也没有好处。但是,如果美国能够强调对解决中东问题的关切,会有助于解除阿拉伯国家的疑虑,对争取阿拉伯人民有很大作用,并不会转移人们对解决海湾危机的注意力。

  看来,贝克最关心的就是中国对美国动武所持态度。针对这一点,钱其琛说,中方希望对世界有影响的大国能看得远一些,给和平解决所需要的时间长一些,这样做,后遗症可以少一些。

  钱其琛转而问贝克,美国派军驻扎沙特,说是为了保护沙特的安全,现在科威特埃米尔(即科威特国家元首)要求美军解放科威特,美方若为此采取军事行动,能否将其限于科威特境内?贝克回答,要解放科威特,就必然需要对伊拉克本土采取军事行动。

  看来,贝克急于会见钱其琛,一是摸清中国对美国动武可能的反应,二是对中国施加影响——谁也不得干预美国在海湾危机中的主导地位,打乱美国的战略部署。

  这场会谈对中方有利,出访伊始,先摸清了美国的底牌。

  埃及总统开门见山,沙特外交大臣忧心忡忡

  7日上午,埃及总统穆巴拉克来到钱其琛下榻的酒店,同其见面。

  穆巴拉克告诉钱其琛,7月24日他曾经走访伊拉克、科威特和沙特三国,当时伊拉克还没有发动侵略。萨达姆对穆巴拉克说,伊拉克不会对科威特采取军事行动。穆巴拉克随即把这个许诺告诉科威特和沙特领导人。穆巴拉克还和沙特国王一起,安排伊拉克、科威特两国领导人在沙特吉达会晤。吉达会晤还未结束,伊拉克就发动了对科威特的入侵。

  钱其琛向埃及总统陈述了中国对解决海湾危机的原则立场和此行目的,并表示,一定会向伊拉克说明,怎样做才能保全自己的国家,也希望埃及继续利用自己的影响,为和平解决海湾危机作出努力。

  会谈快要结束时,钱其琛问穆巴拉克,如果战争爆发,中东是否将长期陷于动荡?穆巴拉克的答复是肯定的。他说,战争将波及整个海湾,但以色列不会卷入。

  谈话结束后,钱其琛稍事休息,在同一酒店会晤埃及副大大兼外交部长、阿拉伯国家联盟(以下简称“阿盟”)秘书长阿卜杜勒·马吉德。

  马吉德介绍了伊拉克、科威特关系紧张的过程。他说,伊斯兰国家外长开会,伊拉克代表要求埃及不要持反对态度,埃及明确坚持原则立场。

  钱其琛说,安理会通过了十个决议,中国都是投赞成票的。这次去伊拉克,我们的任务很艰巨。马吉德点头说,他完全理解这一点。

  钱其琛的专机从机场起飞,直飞沙特。专机徐徐降落在吉达,停机坪上早有沙特官员等候。代表团乘坐汽车向国宾馆驶去。

  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亲王在会议室外迎候钱其琛。

  费萨尔说,钱外长来访,提供了我们就海湾问题交换意见的宝贵机会。今天我们先谈,下周阁下再会见法赫德国王,到时候详细地谈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问题。

  费萨尔表示,沙特支持联合国和阿盟决议,解决危机的唯一出路只有伊拉克无条件从科威特撤军,恢复科威特合法政府,别无选择。目前形势危险,我们十分担心。沙特期待中国支持让伊拉克撤军,使得科威特合法政府恢复职能,恢复我们这个地区的和平。沙特诚挚地希望中国发挥作用,为地区和平奠定基础。

  钱其琛说,我们的立场很明确,“8·2”事件以来,我们在安理会对有关决议都是投了赞成票的,并且严格执行决议。目前形势严峻,和平解决呼声增高,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在加大。这次出访,我们不提解决方案,也不充当调解人,目的就是听取意见,讨论和平解决危机的可能性。钱其琛强调说,中国特别重视沙特在中东海湾和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你们是地区稳定因素,对推动中东和平进程,维护海湾稳定起了重要作用。

  拜会流亡中的科威特王室,会见海湾合作委员会秘书长

  会晤费萨尔亲王后的当晚,专机从吉达飞往塔伊夫,会晤科威特埃米尔贾比尔·艾哈迈德和王储兼首相萨阿德。

  塔伊夫是座山城。科威特遭入侵后,科威特埃米尔、王室成员和内阁大臣等逃往沙特,避难于此。

  钱其琛来到埃米尔住所。大厅宽敞,富丽堂皇。埃米尔坐在正前方的沙发上,看到客人,起身迎接,紧紧地握住钱其琛的手。钱其琛拿出杨尚昆大大的信,交给埃米尔,转达杨尚昆大大的问候,并请埃米尔多加保重。

  钱其琛说,我奉政府之命出访,中国对海湾危机十分关切。中国不当调解人,也没有解决方案。中国的立场是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解决危机。伊拉克必须撤出科威特领土,恢复科威特原有的合法政府。我将前往巴格达,面见萨达姆,直接向他说明,伊拉克面临严峻局势,让他作最后抉择,同时也听听他的意见。

  埃米尔首先回顾了他1964年访华时的情况。他说,我们是中国的老朋友,中科关系历史久远。就在人类进入20世纪末,居然发生伊拉克侵占科威特,企图把一个弱小的国家从地图上抹掉,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接受的。有鉴于此,中国采取了原则立场,过去和现在都坚持公正立场。我们要求友好的中国朋友,努力迫使伊拉克执行决议,不要给伊拉克更多的机会玩弄手法了。

  钱其琛当即表示,中国政府和人民同情科威特政府和人民的遭遇。伊拉克的所作所为,理应受到全世界的谴责。对伊拉克制裁开始在起作用,伊拉克越来越困难了。钱其琛还说,海湾危机处于非常危险的阶段,尽管国际上存在些不同看法,但广泛认为,伊拉克必须从科威特撤军,只有撤军,才能让人们看到伊拉克在执行决议。

  钱其琛说,我这次去巴格达,就是要做这方面的工作,但能否有结果,还难说。如果萨达姆丧失理智,自取灭亡,那就咎由自取了。中国、科威特合作历史长久,我这次把我们派驻科威特的大使带来了,说明中国同科威特继续保持外交关系。中国在所有的国际组织中,坚持承认科威特政府的存在。不久前,北京举行亚运会,科威特被邀请参加,而伊拉克被拒绝与会。我认为,有人企图把科威特消灭掉,这是不可能的。我有这个信心。

  听了钱其琛如此坚定而诚恳的谈话,埃米尔说,我们是准备去参加亚运会的,但不幸,亚奥理事会大大、我的侄子法赫德亲王,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战乱中被杀害了。

  钱其琛说,我们非常怀念法赫德亲王,他为亚洲体育运动事业作出了贡献。

  接下来,钱其琛拜会了萨阿德首相。首相说,我十分赞赏阁下同埃米尔的谈话,阁下的谈话坦率、清楚、明确。作为朋友,就要坦率,不搞外交辞令。我们希望中国能发挥突出作用。

  萨阿德愤怒地揭露伊拉克军队在科威特境内大肆逮捕、抢劫科威特人,并强迫科威特人改变国籍,迫使他们离开祖国。

  钱其琛认真听取首相的谈话。他说,中国100多年来遭受外国入侵和掠杀。我们反对任何一国侵犯他国。在科威特的中国公司损失也很严重。随着时间推移,制裁会使伊拉克陷入困境。伊拉克玩弄手法不会得逞。

  9日上午,钱其琛去海湾合作委员会总部,同比沙拉秘书长会谈。

  会谈中,比沙拉秘书长介绍伊拉克占领科威特,给沙特带来不少难题。上周海湾合作委员会召开会议讨论海湾危机,取得一致意见:伊拉克必须无条件撤军,恢复科威特合法政权,不同意部分撤军,伊拉克侵略科威特不应该同其他地区问题联系(指同巴勒斯坦问题挂钩),拒绝伊拉克提出的撤军条件。比沙拉认为,制裁难以奏效,阁下将前往巴格达,请阁下清楚地说明,伊拉克如无意撤军,战争将是下一步选择。

  针对秘书长的谈话,钱其琛指出,我到伊拉克不是去讨论解决办法,安理会已经作出决议。中国立场是明确的,我要告诉他们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伊拉克面临严峻局势,如果想拯救伊拉克,如果要和平,就要从科威特撤军,释放几个人质是小动作,不解决问题。

  约旦国王希望国际社会与伊拉克展开直接对话

  11月9日下午4时,专机向约旦方向飞去。飞机降落在安曼机场时已是晚间。一行人在蒙蒙细雨中离开机场。

  中国驻约旦大使张德良陪同钱其琛一行前往安曼著名的巴扎拉大饭店。约旦外交大臣马斯里为钱其琛设宴接风。11月10日上午,钱其琛先同马斯里会谈。

  马斯里说,侯赛因国王十分重视中国外长在关键时刻来访,中国在发挥重要作用。我认为,科威特的立场有些神经质。处理撤军问题,要联系到危机产生的原因。沙特应同伊拉克缓解关系。以色列支持美国采取军事行动,战略上讲会更加严重。中国有影响,有声誉,有作用,讲原则,伊拉克会听取中国的意见的。

  钱其琛说,这次访问要探讨和平解决危机的可能性。有两条,世界看法是一致的:伊拉克入侵科威特违反国际关系准则,同伊拉克友好的国家也不能为其辩解;再有,几乎所有国家都不主张动武。我们不带方案,不当调解人。如果战争在这里打响,这一地区成了战场,地区国家会受到影响。

  钱其琛简要地向约旦外交大臣介绍他同贝克会谈的情况。随后,钱其琛径直去了王宫拜会侯赛因国王。

  侯赛因国王说,国际社会一味对伊拉克禁运,没有人同伊拉克对话。国王赞赏中国的原则立场,希望钱其琛能以更好、更易为伊拉克接受的方式,和伊拉克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

  钱其琛说,如发生战争,对伊拉克是毁灭性灾难,伊拉克的邻国也会受到牵连。当前,国际社会对解决海湾危机已有共识,如果伊拉克能采取一些灵活行动,尤其在撤军问题上明确表态,将有助于国际社会争取和平解决的努力。

  阿齐兹无理狡辩

  11日上午,专机飞向伊拉克境内,不久降落在萨达姆国际机场。机场相当现代化,导航、夜航、通信和应急设备属国际一流。

  下午1时,钱其琛同伊拉克外交部长阿齐兹开始会谈。

  阿齐兹作为萨达姆统治集团核心人物、外事智囊,能言善辩。西方报道说,同阿齐兹接触、对话,令人感到头痛,管他叫“Tough Man(意思是很难对付的人)”。会谈一开始,阿齐兹说,请阁下先谈。

  钱其琛说,时隔十个月,我又来到巴格达,这次来是表达中国政府对海湾形势的关切,出访的目的是同几国领导人探讨和平解决海湾危机的可能性。首先,我没有任何具体方案,因为这不是中国能做的事情。我们只是听取各方意见。其次,回顾中国同这一地区国家的友好关系,中国支持阿拉伯、巴勒斯坦正义事业。中国对此地区没有任何私利。中国认为,和平解决危机,有利于中东和平与发展。中东有资源,战略地位重要,这一地区的稳定同世界和平与稳定息息相关,是这一地区人民的利益所在,也是世界人民利益所在。中伊建交30多年,我们认为伊拉克是中东的重要国家,希望伊拉克繁荣昌盛。

  钱其琛继续说,在访问的会见和会谈中,各方观点不尽一致,但两点认识是共同的:一、许多国家领导人,包括伊拉克的朋友在内,都认为“8·2”事件是不能接受的。不久前,我在联合国会见了60多个国家的外长,认识也是如此。二、可以说,我见到的领导人都强调一点,希望以和平方式解决,不希望用军事方式解决。

  钱其琛进一步说,即使有的国家宣称,不排除战争解决,但也很难说清楚战争的后果。一致认为,如果战争确实爆发,将是一场灾难,重大的破坏。战争对这一地区,对阿拉伯国家,对海湾,对伊拉克,不仅是损失问题,还是生死存亡问题。

  阿齐兹注意听取钱其琛的谈话,没有作声。钱其琛继续强调指出,这场战争不是有限度的冲突,不会划定范围。我曾经当面问过美国国务卿贝克,他说,战争局限在一个地区内很困难。这显然是指打击伊拉克目标。为了和平解决,伊拉克在撤军问题上要表现出灵活性,在国际上扩大影响,这样伊拉克的朋友也才有更多的发言权。

  阿齐兹谈话主要说两点:安理会大国中,美、英、法都没有同伊拉克对话,美、英拒绝对话;“8·2”事件并非本地区唯一的主要的问题。本地区主要问题是巴勒斯坦问题。以色列拒不执行安理会的决议,不断扩张。中东发生多次战争,我们亲身感受到来自以色列的实实在在的威胁。这次美国来到本地区,将直接参与地区形势最重要的变化。让伊拉克投降是不可能的,如果把战争强加给伊拉克,我们别无选择。

  下午继续会谈。阿齐兹一再强调,科威特本来就是伊拉克的一部分,是英国以强行手段从伊拉克夺走了科威特。这些阴谋都得到美国的支持。

  阿齐兹说,这个地区存在三个问题:巴勒斯坦问题,这是个老问题;伊拉克、科威特统一问题,这问题不能谈判;解决地区性问题,需要销毁全部毁灭性武器,地区之外的国家要保证不对本地区使用核武器。

  钱其琛说,首先,中国政府主张,国与国之间的争端,要用和平方式解决,反对军事手段入侵。这个原则,包括中东问题。中国始终反对以色列占领阿拉伯领土,主张恢复巴民族权利。反对美国入侵巴拿马,反对苏联入侵阿富汗,反对越南入侵柬埔寨。其次,中东所有问题都应该解决,不解决,中东是动荡的,脆弱的,不稳定。从历史原因看,问题没有能够解决,主要是美苏两霸争夺,中东的现状,是两霸对抗的结果。我们主张,在联合国召开中东和会。中东和平进程一点一点进展,很缓慢,很困难,但随着形势发展会发生变化。

  钱其琛接着说,把中东问题完全同海湾危机联系起来解决,很困难,不容易。我们尊重伊拉克是独立国家,中伊都是文明古国,都有自己的尊严。中国制定自己的政策,不为取悦任何国家。中国是二战后唯一同美国打过仗的,我们作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从未屈服过美国的压力。我同意你说的,这次美国直接介入,是这一地区重要的变化。不是说屈从或者害怕美国的压力,而是要冷静地分析形势。你知道,美国和其盟国派出军队,并不是根据联合国的决议。我同贝克谈过,要经过安理会动武很难。贝克回答,要动武,不需要联合国授权。如果不采取行动防止战争,对地区,对阿拉伯,对伊拉克,都很危险。我还要补充一点,即便伊拉克有灵活表示,国际活动增强,问题也不容易解决。但对话是有可能的,有可能推迟战争,解决危机的机会会增加。但是,不能排除偶然事件促使美国采取行动,局势一旦失控,可能爆发战争。

  阿齐兹不动声色,面无表情。但他明白钱其琛说话的分量,尤其是动武问题。这时候,他站起身来,说晚宴快开始了。

  晚宴在拉希德饭店举行。离开了谈判桌,气氛活跃些了,钱其琛和阿齐兹的谈话更像是聊天,双方都放松下来。这时,听到钱其琛问阿齐兹:科威特是独立国家,是阿盟成员国,伊拉克、科威特有外交关系,互派常驻大使,你们怎么能不顾一切,军事占领科威特呢?阿齐兹很沉得住气。他笑了笑,侧过头对钱其琛说,科威特能算是一个国家吗?人口总共几十万,几乎一半人口常年居住国外,到了热季,全国几乎空了,都到美欧避暑。科威特存在国外银行的钱,比存在国内的还多。对钱其琛的提问,阿齐兹难以正面回答,只能这样狡辩。

  阿拉法特认可“挂钩”主张,钱其琛对萨达姆晓以利害

  钱其琛的车队前往巴解大大阿拉法特在巴格达的官邸。阿拉法特见到钱其琛,热情握手拥抱。钱其琛首先说明来访主旨,介绍了同阿齐兹谈话的内容。

  阿拉法特单刀直入,一上来就强调巴勒斯坦问题应同科威特问题一起解决。随之话锋一转,又说,战争对美国也相当危险,会产生不稳定局面。伊斯兰和其他力量对美搞恐怖行动,石油生产将长期停止,石油设施会被摧毁。

  同阿拉法特会谈,钱其琛没有说多少话。阿拉法特的思想很明确,支持萨达姆的“挂钩”论,想借萨达姆的力量,为巴勒斯坦问题寻求出路。对科威特被占,他轻描淡写,有意回避。

  钱其琛结束同阿拉法特的会谈,前往萨达姆办公地点。车队在城里兜来兜去,不知转了多久,忽然在一栋高大建筑物处停了下来。那是一座现代化的“老宅子”。停留一会儿,又出来换车换司机,再次出发,到了一处类似军事驻地的地方。

  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钱其琛走向会见大厅,萨达姆在大厅等候。

  钱其琛首先递交杨尚昆大大给萨达姆的信。萨达姆看过信,请钱其琛转达他对杨尚昆大大的问候。钱其琛说,昨天我和阿齐兹外长谈了两次,我想要说明几点: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友好,同伊拉克建交30多年了,相互间一直关系良好。中国支持阿拉伯的正义事业。这个地区的阿拉伯国家之间出现紧张局势,中国政府对此十分关切,希望和平解决争端。现在紧张局势中战争危险越来越大。国际上几乎所有国家都表示对“8·2”事件难以接受。钱其琛说,我会认真听取总统阁下谈谈如何和平解决问题。

  萨达姆用缓慢的语调说,对话是交换意见的最好方式,是达成一致的最好方式。他说,科威特本是伊拉克领土的一部分,就如同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伊拉克历届领导人从来没有以法律形式承认过伊科边界。现在,科威特利用美国对伊拉克施加压力。伊拉克一直呼吁以色列必须从其占领的巴勒斯坦和其他被占领土撤出去。再有,美国企图全面绝对地控制中东石油。

  萨达姆说,伊拉克更关心的是巴勒斯坦建国。伊拉克绝对不会忘记实现和平的重要性。对待平等对话,伊拉克大方接受;采取武力威胁,伊拉克绝不接受。应该以积极态度对待“8·12”倡议(指“挂钩”论),实现全面和平。不是说让朋友全盘接受“8·12”倡议,但可以公开讨论,甚至加以修正,以利于问题解决。在条件成熟时,伊拉克会以开放和大方的态度,对待需要解决的问题。说到这里,萨达姆顿住,不再讲话,注视着钱其琛。

  钱其琛首先驳斥萨达姆把科威特与伊拉克的关系说成如同香港属于中国一样,严肃指出:香港问题完全不同于伊拉克和科威特的关系。香港自古是中国领土,只是被英国霸占了。中国采取和平方式与英国谈判,最终达成解决香港问题的协议。

  钱其琛对萨达姆说,中伊都是文明古国,维护独立,有自己的尊严。请阁下相信,中国不会屈从于外来压力。根据自己的原则,根据事务的是非曲直,作出自己的判断。中国一贯主张,国与国之间的问题,应该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不能使用军事手段。中国这一立场绝对不会改变。我们非常希望中东地区矛盾得以解决,成为稳定发展的地区。也许,因为中东具有重要战略性地位,还有石油带来的好处,也带来不少问题。然而,坦率地讲,一时难以解决所有问题,我们担心战争的危险在增长。联合国决议没有说哪个国家派军队,而美国和盟国派了军队。如果要求联合国授权美国动武,讨论起来不容易,美国公开和私下说,可以自由行动。任何偶然事件都可能引发战争,战场就在阿拉伯地区。阿拉伯国家,包括伊拉克,会遭受严重损失。要争取推迟、减少、避免战争爆发,有许多工作要做,这就是为和平进行外交努力的目的。中国政府不会提出具体方案,不进行调解,由伊拉克自己决定。钱其琛接着说,我们非常赞赏阁下所说的,在条件成熟时,伊拉克会以开放和大方的态度,对待需要解决的问题。

  萨达姆最后说,在没有得到美军撤出的事先保证时,伊拉克任何明确表态,都可能导致严重后果。必须同美国撤军,解除对伊拉克制裁等所有问题联系起来。为实现这一目的,应该对话、交谈,包括海湾危机的一系列问题。

  说到这儿,萨达姆忽然站起身来。

  钱其琛立即起身,同萨达姆握手告别。会谈到此结束。

  沙特国王赞许中国立场

  专机再次掉头,飞往沙特。钱其琛先是会见外交大臣费萨尔,同他第二次会谈。钱其琛向费萨尔亲王介绍了同萨达姆谈话时的主要内容。亲王说,谢谢你的介绍,我们赞赏中国的努力。萨达姆十分嚣张狂妄,原因就在于错误理解国际为和平所作的真诚努力;还有一些阿拉伯国家为伊拉克说话。

  当晚10时,法赫德国王在和平宫接见钱其琛。法赫德国王慈眉善目,虽双膝有疾,站立困难,但还是站在那里同钱其琛握手。钱其琛首先把杨尚昆大大的信函交给国王。他当即拆封看了,说,我十分高兴在吉达会见友好的中国外长。我们对两国关系发展到如今水平十分高兴,希望在此基础上继续发展。我们有决心发展同中国的关系。我们的原则是尊重自己,尊重别人。

  谈到本地区问题,国王说,中东最重要的问题是巴勒斯坦问题、黎巴嫩问题,两伊战争打了九年,现在的问题是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我是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情的。发生事端是星期四的早晨,星期三科威特王储同伊拉克革命指导委员会副大大在吉达进行温和的讨论,我印象是会晤将成为解决问题的开端。遗憾的是,经过了六个小时,伊拉克侵入科威特。我感到非常突然。

  国王接着说,我试图和萨达姆总统直接联系,几次都没有成功,他不接电话。

  国王说,萨达姆只有恢复理智,从科威特撤军,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认为,这对萨达姆并不困难,因为他只用了15分钟就解决了同伊朗的问题。

  钱其琛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包括伊拉克的朋友,接受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事实。现在面临战争危险,伊拉克不是同以色列对立,是同阿拉伯,同美国对立,战争对伊拉克是生死存亡问题。萨达姆说,8月2日入侵科威特,8日才宣布科威特是伊拉克的一部分,这样做是为了提高士气,保护伊拉克,这真是可笑的逻辑。我看他神经是很紧张的。萨达姆对我说,“如果得到保证,我将采取大方的、开放的态度”。没有人知道萨达姆要的“保证”是什么,如果是保证人民不受损失,没人会制止。

  国王紧接着说,萨达姆必须离开伊拉克,到别的国家待着,来沙特也可以,保证给他找个好地方。

  这时,钱其琛对国王说,我已经明白无误地向萨达姆表达了中国立场,中国不调解,没有方案。国王说,他自己干的事情,由他自己去改正吧!

  至此,紧张的中东四国之行结束了。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为争取和平,防止战争,采取的具有深远意义的一次重大外交行动,宣传了我们的正义立场,突出了大国地位。

Tags:海湾战争前外长钱其琛会见萨达姆时谈些什么?   钱其琛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